Are You Talking to Me?

Taxi Driver根據台灣螢光幕上的國光幫說法,大約20年前的台灣死小孩最喜歡學的一句耍帥英語就是「Are You Talking to Me?」(你在跟我講話?)理由當然是那個公雞頭的「計程車司機勞勃迪尼洛。雖然說勞勃的傑作很多,但要像這個角色影響這麼深遠,恐怕很難再有。

刻意剪了一個看起來很嚇人的髮型,然後不斷對著鏡子作著想像練習「所謂的男人…所謂的男人…就是硬漢!」(我常常用這句台詞來測量談話對象的年齡XD)勞勃迪尼洛將他人生剩餘的所有重量放在一個非常虛無的想像之上:「如果我能拯救這個小雛妓,或許就有一些活著的價值。」所以他決心幹掉那個當年還很帥、肌肉也很健美的哈維凱托,以粉身碎骨的姿態表達對世界的絕望。對於地球上百分之九十惶惶不知終日的喪志青年來說,是多麼令人感同身受的一種掙扎方法。

正因為這樣的呼喊是如此擲地有聲,20年來,計程車司機的精神繼承者不斷從各個領域冒出來。例如古谷實的《不道德的秘密》。作者甚至還在漫畫中羞赧地提起「計程車司機」這部作品,間接承認了這種精神上的延續。

敏行快跑敏行快跑》的姿態就更加直接明確了,第四集封面的雞冠頭完全就是一個向傑作致敬的模樣。當主人公敏行的周遭出現此起彼落的模仿「計程車司機」訕笑,敏行那個幻想破碎的終局就已經呼之欲出。當他鼻青臉腫地向暗戀對象說:「啊,你說你要幫我口交?」你可以看到滿山滿谷的社會敗部族促狹地站在一座即將沉沒的自尊之島,人生的問題哪可能是一場幹架可以解決的?漫畫中幾乎可以說是代表壞蛋、反派的社會「勝部」角色青山教訓得很好,「這輩子都沒認真過的你,臨時抱佛腳就有可能成功嗎?」

一句話就把青年漫畫與少年漫畫的界線畫得清清楚楚。在青年漫畫的世界裡,愛與勇氣是沒辦法送你一粒元氣玉的。

在所有的「計程車司機」類型作品裡,我最喜歡的結局可能在「Buffalo ’66」這部電影,意思是1966年的水牛隊。主角誕生的1966年是美式足球水牛隊奪冠的那一年,他老母一直怪他的出生害她看不到球賽的實況轉播。只因為一支足球隊,主角的出生變得一點意義也無。而他的人生也因此陷入了毫無出口的向下螺旋。

在一場充滿冤屈的牢獄之災之後,沒路用的主角決心幹掉當年陷害他的黑幫老大,並在過程中綁架了一個年輕女孩。或許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發作,女孩竟然與男主角產生了情愫。

在故事的最後,男主角帶著槍來到黑幫老大的俱樂部,他想著自己的光榮結局終於到來。他將一槍爆了老大的頭,然後死於亂槍之下。他感動得全身發抖與流淚,他那猥瑣的人生即將走向那看似唯一的光明出口。但就在那一瞬間,另一個影像鑽入他的腦海。是那個女孩(阿達一族電影裡最可愛的Wednesday小妹妹)。

莫名其妙地,他把槍丟向遠方,跑到附近的甜甜圈店,用十分興奮的與氣跟店員說:「你知道嗎?我有女朋友了!」

俗話說「有女萬事足」,故事就結束在這裡。其實轉念想想,有女朋友就很夠了,幹嘛一直想著要有什麼光榮的復仇與死亡呢?66年水牛隊的甜美結局或許也預見了《敏行快跑》在第六集的發展吧。

15 thoughts on “Are You Talking to Me?

  1. 博士說,
    俗話說「有女萬事足」,故事就結束在這裡。其實轉念想想,有女朋友就很夠了,幹嘛一直想著要有什麼光榮的復仇與死亡呢?

    這是閃光嗎……
    還是告訴大家玩BIOSHOCK時不要為了灌點數衝帥氣異能把小妹妹幹掉……

  2. 我比較好奇甜美結局後面的人生要怎麼繼續就是….
    不過Christina Ricci是有那樣(巨乳童顏?)的魅力~XD
    另外有ㄧ個韓國片”A bittersweet life”也有異曲同工之妙…超帥的殺手莫名奇妙地為了莫名奇妙的大哥的女人背叛了組織,最後莫名奇妙地掛點的故事…..

  3. 如果他知道 Wednesday 小妹妹長大會變成童頻巨乳,可能會更早跑去炫耀。

    話說《敏行快跑》的青山兄,幹嘛多此一舉讓他又出場呢?唉~

  4. S. Peter,
    我這幾天真正的閃光是,老婆臨時受命出差,突然多出了幾天純屬男性的空檔….
    (結果是連逛了兩天的光華商場,真是太充實了XD)

    長期潛水者A,
    Ricci最近突然爆瘦,整個人變得有些不同,讓我相當懷念以前曾發下豪語:「絕不刻意減肥!」的自在啊。

    b6s,
    我想是為了讓主角的努力更加徒勞,來純化他接下來成為拳擊手的動機吧。不過我也同意,青山現在這樣的出場方式很有鞭屍的感覺。

  5. 所謂的男人…所謂的男人…就是硬漢!

    hell man

    這是少年快報上那時候有個短篇連載的漫畫

    主角只要熱血的時候就會發出強烈吸引異性的荷爾蒙 跟那句台詞..XD

    我老了嗎Orz…

  6. Pingback: 敗者的吶喊 « 蒼鷹的不落谷

  7. to 半藏
      不用灰心呀,那部漫畫我小時候也看過,雖然我記得那句話完整版應該是:「男人,這種生物就是……硬漢!!」這句話烙印在我腦海裡應該也有十年(淚)

      不過不知道這句話是出自於計程車司機這部電影,所以當看到博士在介紹那句話時,腦中浮現的其實是那部漫畫呀……我也忘了那漫畫名了,改天去翻一下少快,雖然不知道被我阿嬤放到哪裡去了Orz。

  8. 我的老天爺,我的腰閃了…現在坐哪裡都不對,這就是歲月嗎?XD

    SSS,
    其實我還想到另一部漫畫…左拳天使…是這個名字嗎?XD

    半藏,
    嚇!我很高興有人知道XD

    路人卯,
    天外君!?

    b6s,
    其實我忘記它的字幕長怎樣了:P

    SL,
    居然有人能把少快留到現在!XD

  9. ”A bittersweet life”
    台譯「不悔」,對岸翻「幸福的人生」
    當初老婆被片名所騙購入
    起先以為是李秉憲又一深情鉅作
    結果內容和片名完全不符=_=
    撇去那錯誤導向的譯名,這片還不錯
    當初很無奈被老婆硬拉著一起看的我
    看到後來變成我很興奮,老婆很痛苦
    基本上是男人不會無聊的片子

Leave a Reply to SL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