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maturia] 在急診室讀魔山

老毛病又犯了,該該叫好像也沒什麼用,因為還在說笑話的我看起來就是沒有得諾倫感冒的同事悲慘。所以在加班時間後,一個人到急診室報到,夾在嚴重燒燙傷和心臟病發作的病患之間,讀隨手拿的「魔山」。枯等兩個小時,畢竟不是要命的急病。然後在托馬斯曼要命的囉唆中昏睡了半個小時。

但是這段嘮叨的熱病竟然也說了一段棒極的告白語:

「…這對肉墊裡面充滿了多麼精細的有機組織!撫摩軀體上這一切珍貴的部位該是接連不斷、永遠不想結束的節日!是一個享受過它的快活和樂趣之後、死亡再不會有痛苦的節日!啊,上帝,讓我呼吸一下你臏骨皮膚散發出來的芬芳,其中有個重要的皮膜會分離潤滑的油!讓我用我的嘴盡情地親吻你的股動脈,那搏動於大腿的發源處繼而向下傾瀉進脛骨的兩個股動脈!讓我啜飲你毛孔的氣息,撫摸你柔軟的汗毛,你這個由水和蛋白質組成的人類產物;它之所以產生,完全是為了重新化為塵埃。讓我–讓我的嘴唇對著你的嘴唇–永遠消失!」

在疾病的過程中看著疾病,讓我也好像透過疾病愛上了俄國的克拉芙迪亞,從他胸腔的浸潤性斑點、或我發炎的腎臟與膀胱,熱出一股想鑽進夫人分離潤滑油之皮膜的衝動。哎呀,這個堆積了五百頁才爆發的梗,真是好梗。

6 thoughts on “[hematuria] 在急診室讀魔山

  1. 在急診室看文學名著會不會太沉重了XD
    好久好久以前曾在台大醫院候診時看白鳥麗子,當時因為頸肩外傷發炎感染,結果笑到拉扯傷口發痛。
    最後還是希望博士保重,總覺得博士身體好像不太好啊?

  2. 我不由得聯想起中愛德華諾頓參加匿名的末期疾病勒戒會時,罹癌的Chloe在輪到她告白時所說的:
    “Well, I’m still here. But I don’t know for how long. That’s as much certainty as anyone can give me. But I’ve got some good news: I no longer have any fear of death. But… I am in a pretty lonely place. No-one will have sex with me. I’m so close to the end and all I want is to get laid for the last time. I have pornographic movies in my apartment, and lubricants, and amyl nitrate…”
    健康如我或許跟旁白一樣對此無動於衷,也只有當病痛纏身時才會強烈的渴求原始的生命悸動。

    疾病剝除自以為理智的外殼,我們終究也只是動物。

  3. 十號衛星,
    那是因為我覺得在急診室看關於上山養病的故事,好像挺不錯的XD
    我身體一直都不算好啊,我頸部以下幾乎沒有好的部份。頸部以上…鼻子過敏也是挺糟的。陽光男孩大概是這輩子與我最無緣的形容詞之一吧。

    達坦尼歐,
    好想癱在沙發上一整天…不過就算現實允許我如此,我體內還是有些衝動叫我打開電腦。這就是所謂的資訊勞碌命吧XD

  4. 博士 新年快乐 大家发财XD 改版后 果然多很多视觉享受啊,如果博士脸皮够厚的话,称之为博士风格也没什么语病啊!

    急诊室里读魔山没什么不好的,我曾经在公共汽车上读白痴,昏昏沉沉去读一个癫痫病人的自白,还要人忍受旁边大妈的关注一个白痴的眼神,果然对于领略病态大有好处啊!如果要我去改动那段自白的话,我会改成食欲与人的对话XD或者是
    call three quark for master mark.

  5. LINK,
    我本來也想一段新年恭喜的文章,可是發現幾乎所有在看的部落格網站都寫了一段類似的話,就有點意興闌珊了,哈哈。

    不過,還是祝大家新年快樂!

    但我年初一病到現在,看來今年要會坎坷不斷啊…

  6. 好像村上春樹小說才會出現的情節阿…. 🙂
    渡邊徹也讀魔山喔,當MIDORI在樓上睡覺的時候….

Leave a Reply to 十號衛星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