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fair] 發卡給阿Ben

大學聯考結束的那一天,我對設計師阿Ben說:「終於考完試了。」

「嗯,考高中嗎?」阿Ben一邊俐落地削去我長不出來的鬢角,一邊漫不經心地說。

「呃…其實我是考大學啦…」

「什麼?!」阿Ben似乎有點吃驚,「我過去三年都收錯錢了!」

高中一年級,我就開始在這一家理髮廳剪頭髮,Ben從常常主動為我服務,變成每次必定指名的設計師,價錢也從收錯的300塊變成400,然後又一路跟著物價與阿Ben的身價而提高到今天的800新台幣。他見過還是處男的我,還認識已經變成殘花敗柳的南宮博士。當年他殷勤主動地表示要為我服務的時候,我還以為他是偷偷尬意我呢!不過後來知道他已經結婚生子…我還是認為他可能偷偷喜歡我(XD)。

但事實上,我對阿Ben的手藝雖然有一定程度的信賴,但卻從來沒有真的愛過他的品味。有時候我想要換個不同的設計師試試看,但髮廊裡的小妹一看到我出現在門口,就朝內大聲嚷嚷「阿Ben」,彷彿我們已經是默認的一對。就算我偶爾遇到阿Ben剛好休假的日子,這些小妹或其他設計師也總是在我提出其他建議以前,就先聲奪人地告訴我:「不好意思,今天阿Ben不在,你明天再來可以嗎?」

我只有摸摸鼻子,等待阿Ben在的日子。

就這樣,在我思索著要不要把頭髮染成橘色或綠色的長考中,十多年過去了。我和阿Ben的關係變得更加牢不可破,髮廊裡沒有其他設計師敢破壞我和他之間的關係。我甚至覺得有點窒息,開始懷疑「難道我的人生就要在這樣的依賴關係下走到盡頭嗎」?

我遇到一個換了新髮型的OL,我問他在哪裡剪頭髮。「忠孝東路四段的小董,」上班女郎說,「他在那裡租個小房間,只接受熟客的預約喔。」

原來髮型設計師也有一樓一鳳的嗎?我感到了一些新奇,要了小董的電話,在隔天就做好決定,並預約了理髮的時間。然後,SOGO週年慶的某天,我在鬧區小公寓的走廊上見到滿身妖氣的小董,倚著門對我說「在這裡啦」。我感覺我背叛了一段感情,但這正是我現在需要的。

(為什麼我要寫這一段莫名其妙的東西?大概是因為我覺得更改幾個關鍵字,這段故事可以變得異常纏綿悱惻吧XD)

21 thoughts on “[Affair] 發卡給阿Ben

  1. 讓我想起在大陸工作的日子
    首先,我之前的髮長超過女生內衣帶子(背後那橫條)
    這樣的長度就算是女生要自己洗都是很痛苦的事
    更何況我是男生0rz
    所幸在大陸洗頭是很便宜的,平均約15元rmb上下(nt60元)
    他們洗頭又很費功夫,洗20分鐘,沖水十分鐘,按摩20分鐘
    台灣的洗頭要和大陸比,簡直就是拿xx比雞腿
    也因為經常洗頭,所以久了就會有固定熟識的妹妹
    然後,博士上面所述的劇情也出現在我身上
    我遇到的還稍微誇張一下,只要我固定找的妹妹不在
    也沒人敢幫我洗,好像我已經是他們默認的老公一樣
    不過我頭還是得洗,後來總算硬叫了別的妹妹來(狐狸精?)
    第二天再過去,我原來找的那個妹妹還會給我甩態
    「ㄚ…嫌我技術不好了是唄?」妹妹歪著嘴說。
    「沒…沒有啦。」我小聲回答。
    「你們台灣人吶,見一個喜歡一個啊。」妹妹提高分貝說。
    旁邊一群空班的妹妹笑的跟抽筋一樣
    我其實也不很在意,我心裏想的是
    等一下她會不會趁按摩時拿刮鬍刀在我脖子上一抹…

  2. 清大對面新開了一家味道還不錯的小餐廳,我最近幾乎天天去吃.店裡面的女服務生剛開始看起來不覺得特別好看,只是身材好像還不錯;看到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她的臉其實也還滿有味道的,只是我不太喜歡她的妝XD

    當我考慮是否要展開人生的初次追求時,畢竟都上了大學了,不要再整天耍宅被同學恥笑.就當我真的在動這打算時,我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底笛,你要點什麼?” “謝謝光臨喔,底笛.” “底笛,湯來了.”
    “底笛,你看書看累了齁?” “底笛你要套餐還是單點?”

    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底笛

    |
    ㄥㄥ

    她一直都叫我……
    底笛orz

    難道是因為我一直穿著我高中制服外套的關係嗎?一定是這樣的,好歹我的身高也有176.8cm……
    嗯,這個悲劇好像跟這個關於剪毛的文章沒什麼關係,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完了就想到這件事XD

  3. 應該可以跟ZONBLE借他的文章生成器原始碼來套用一下,相信一堆人馬上就可以依照本文大綱開始無限創作了…..

  4. 博士這種調調的短篇讀起來真的很讚。
    不過我還是忘不了 「冰雞料亭」啊…
    有關博士父親的大冒險不知道還有沒有續集XD

  5. b6s,
    我已經剪完了,除了設計師很龜毛,害我上班遲到以外,沒什麼好挑的。不過偷情這種事情,本來就不應該太花時間啊…

    billie,
    嗯…縮網址是好主意,看看tinyurl有沒有開放API…XD

    假面v3,
    哇,這故事的危險程度或許不若我的版本高,不過實戰發生的機率,似乎才真的值得一瞧耶…

    隨便你叫,
    我辦公室的女同事前兩個月對我說:「這是我第一次和七年級一起工作。」

    「請問你說誰是七年級?!」

    MLChen,
    就是因為我邊想邊覺得奇妙才寫的XD

    Muser,
    你終於開始戴上假面開始動作了嗎?呼呼。

    Lesson,
    我老爸後來是還有故事的,但是有點OVER了,我到現在還很猶豫是不是該寫出來XD

  6. 怎麼自理頭髮啊…

    我的頭髮和一般人其實有點不同,非常地「硬直」,而且多得嚇人。我記得我上成功嶺的時候,大家都剃得看到青青的頭殼,只有我還是黑黑的一片呢。所以自理真的很麻煩啊。

  7. 我頭毛愈來愈少所以很好處理 XD
    我用的那型理髮器似乎已經找不到了,不過 Y! 拍上有很多更新式的。基本上拿來當梳子梳個幾下就好。

  8. b6s,
    什麼神奇的玩意啊…XD

    小白,
    他不是唯一這麼想的人。事實上,我的老闆本來也一直認為我是Gay…一直到來了一個新同事,我成功轉移他的注意力為止XD

    uni,
    我在成功嶺啊…好像過著很低調的便秘生活而已。

  9. 我也一直是找同一個人剪頭髮,這樣看來好像我很專情的樣子;可是我同時也有另一個奇妙的特質,那就是我睡同一張床太久會睡不著,如果換張床就會變得比較好睡.我一直很好奇這是否意味著什麼糟糕的隱喻……不過我想我短期內應該是還不用擔心這種問題,畢竟我目前只是個人畜無害的死宅男罷了.

Leave a Reply to billie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