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ppy Love]我想要我們在一起

有些事情我從來沒有公開說,不是因為內心有愧,只是擔心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煩,或者讓不熟的朋友下巴掉到地上。Waylim討厭動物園就讓我想起了某個發生在國中,十分迷離、而且很少與人相談的插曲。

曾經有很多人以為我是同性戀,甚至有些人到現在還不相信我不是同性戀。雖然我很少強做解釋,不過只要只要我與太座仍然會在休假日的早晨一起牽手去吃蛋捲,我想這證據就勝過千言和萬語。不過,有件事我沒有坦白,那就是我真的喜歡過男孩。在遙遠的,不知道校園之外的國中三年級。

那時候我和A是好朋友。說是好朋友,其實我並不知道他怎麼想。不過我們兩個人走在一起很相稱。至少我私心以為如此。

A是個頭腦很好的資優生,運動神經也很棒,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在意自己的髮型,他不知道自己天生已經如此漂亮。他常常收到情書,但以他的狀況來說,一點也不稀奇。事實上,我偶爾也會收到女孩子的情書。

雖然我的個子不高、體態也不夠漂亮;但是五官還算端正,而且成績也算名列前茅。我每個學期都可以拿到十幾張表彰各種競賽成績的獎狀,這使得星期一的朝會就像是我名字的強迫推銷會,足以引起一些女孩的注意。我一直認為這是像我這種人也能收到情書的原因。

當我和A一起在校園的走廊散步時,我常常幻想樓上正有女孩子偷看著我們,說著我們的悄悄話。這讓我感到心醉神迷,我幾乎以為我們兩人是地球上最美麗的搭檔,我們的青春充滿驕傲而且十分殘忍。

A是個十分裝模作樣的傢伙。我從沒聽說他和哪個女孩交往,他也很少表現出感興趣的模樣,他喜歡讓人覺得他很酷。但事實上,他常常會突然叫我打開外套,然後躲在我的外套裡戴上眼鏡(和髮型一樣,他不喜歡讓人發現他戴眼鏡)。戴上眼鏡的他並不難看,但是他的表現卻很滑稽。他會用戴上眼鏡的雙眼盯著樓上的女生班,告訴我哪裡走來一個辣妹,哪裡出現一個美女。我相信沒有女孩子知道他其實是這麼一個不正經的傢伙。

只有我知道。

這件事情讓我更加地無法自拔,以為我們兩人是最美好的一對。是左與右,是光與影。我們在一起,就能嘲笑這個世界的所有與全部,會讓我們勇敢,讓我們無敵。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直到某個臨界點,我像似想通地突然告白了。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突然有這種想法。之後的尷尬更讓我的記憶變成一片空白,我想不起自己到底說了什麼話,我甚至記不起他做了什麼表情。一切彷彿一陣白光而已。

後來,他再也不和我走在一起,也不和我說話。我不敢注意他是不是交了新的朋友,我只記得我開始了一段充滿空白的生活。我好像開始常常欺負班上某個長相很可愛的男生。不過為什麼這麼做,我也想不起來,這一段時間完全是一場虛度,只是聯考前的有限忍耐。我以為故事會結束在這個時光的黑洞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很久很久,某場運動會,或者某次的體育課,我跌傷了手。我安靜地坐在教室的角落,握著自己受傷的手,我想不會有人理我。但是A卻突然走了過來,拿了一瓶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藥酒。他抓住我的手,用不知道從哪裡學來的推拿技術按摩著我紅腫的手腕。他沒有說一句話,一個字。我也沒有。這是那段空白裡唯一鮮明的回憶。

鮮明到我甚至懷疑這是幻想而已。但每當我想起這件事,我就會覺得胸口一陣悶熱,胃裡不斷翻湧。提醒我曾經這麼喜歡過一個男孩唷。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們畢業了,還是沒有說話。我開始和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交往。還有後來許多為我帶來重要回憶的女孩。到了大學,我聽說他考上了台大醫學院,而我則經過一番轉折,來到台大文學院最偏僻的角落。雖然我們曾在同一個校園裡,不過我們還是沒有碰到面。一直到更久更久之後,我和現在的女友與其他友人到南京東路上的某間餐廳吃飯時,我遇見他了。

遠遠的,他在角落裡和父母三人吃著飯。我不確定他有沒有發現另外一個角落有一桌十分喧嘩的客人,但我發現他已經變成一個十分紳士的傢伙。我想起《My Own Private Idaho》,我想起絕美的River Phoenix在他朋友的墳上跳舞。我沒有把這件事告訴晚餐席上的任何一個人,我藏著這個秘密,一直到很久以後。

我忘了好多事情,很多很多,包括A的名字。

26 thoughts on “[Puppy Love]我想要我們在一起

  1. 在這個出櫃沒什麼大不了的時代,有人總是習慣用自己的觀感硬套在別人身上,然後我就是那個被迫害了好多年的傢伙。雖然我也對過他們喜孜孜的臉作過「媽的我不做同性戀是礙到你啊」這種反擊;雖然我真的一年數次被同性搭訕。但還是搞不清楚我那裡有那種感覺?!
    最多我只搞清楚一件事,當女友逼問你是不是同性戀時,是她覺得你不愛她。

  2. 雖然沒博士如此強烈(?),但每個人都多多少少有很喜歡的同性。
    記得自己國小國中高中也都有一直想在一起的同姓友人,到後來都因為地理位置的不同,或工作的,鮮少在聯繫了。
    青春回味起來真是無限滋味,酸甜中帶著苦澀,銷魂哪!!

  3. 阿財,
    我的A片也是多到不可思議,要是以容量計,大概超過200G以上吧。這還不計我買的實體商品XD

    Yamabiko,
    我女友向來知道我的事情,瞞者瞞不識,識者不相瞞啊XD

    cindy,
    說真的,我的網站字體好像還是太小…不適合長篇閱讀。好像又到重新設計的時候了!

    研究僧,
    我幾乎願意用一切去換來青春的重來啊!不過這種奢侈的想法應該不獨為我所有吧。

  4. 博士:

    我也是純粹的異性戀者,而我也曾經對同性產生過興趣。

    我的情況是,當兵的時候某次下衛哨經過浴室,原來是好奇哪位弟兄半夜還在洗澡,進去察看並且問候一下。
    接下來我看到的男體,卻讓我的眼睛沒有辦法移開,貪心的想要多看一秒,又怕被對方發現,就好像平日在街上看到美女一樣。
    當晚跟以後好多個晚上,我都會想起那個令人難忘的畫面。

    多年之後一個無聊的晚上,我甚至以他作為幻想的題材,發現並不像之前以為的那麼……困難。:D
    不過,我能夠幻想的男性對象只有他一個人而已,奇怪。

    所以,當兵真的能夠把人帶到意想不到的地方呢。:D

  5. 墜落天使,
    10px也算是一種癖好,真是服了you…XD

    pachinko,
    吼吼,你說的畫面讓人好生好奇,那到底是多美的景象呢?不不,不要貼圖,讓我用想像的就好XD

  6. 國中時期的我也有一位交胸好友阿..
    但因為一些莫名奇妙的爭吵而冷戰、疏離

    現在偶而會在夢裡看到他
    場景不斷重複著國中的青春回憶

    有時我們還會在夢裡做些什麼
    不過那就變成另一種成人故事了
    (喂..還我清純的青春阿!)

  7. 很抱歉現在才來奧援

    看到上面大家的留言,我突然覺得這些粉紅色回憶,會不會只是三尺表土之下的東西,被埋起來罷了,如果一輩子沒翻開來,遂和泥土和成了養分,繼續滋養我們其他更符合道德正確的愛苗...

    關於海豚,據說人類兩百年前就觀察到那件事了,只是因為感到害怕,所以才選擇隱瞞...這種懼意的對象如果置換到人類身上,恐怕又更強烈

    有一次我那個左撇子友人送我回家,聊天聊到無法罷休,索性坐在家門口公園邊的欄杆上繼續聊,幾個禮拜後,母親竊笑拿了一張照片給我看,那是從我家二樓陽台,以偷窺角度拍下那天我們兩人專心對望的影像,母親只笑笑抱著一種捉弄的期待,完全沒發現照片裡兩個少年之間的曖昧氣氛...是根本無法想像吧

    博士記得我上次那個成英姝文章的連結嗎?我照著她的方法幻想了一百次,成說她有一次幾乎成功了,但很遺憾(?)我一次也沒辦法,更加確認了我只是個好色的異性戀直男,沒能耐接受太過刺激的愛,想到這裡,雖忽覺鬆一口氣,竟也感到有一絲絲遺憾...

    我並不害怕男體(只是無法”進入”罷了),如同在雜誌看到那些穿著幾乎超越比基尼線火辣裝束的女模,我得承認其實我也很想將那個腹脅有黑豹刺青的男模的小褲褲扒下來...日式A片多啟用”跨掉的”男優來演出,有人認為這是因為男性沙文的遺毒,老實說這種體貼我不太能領受...

    我記得PRIVATE有一部叫《Blowjob Mania》的片子,顧名思義就是”吸吸才藝大特集”,有一段是在海濱Villa的場景,看樣子是私人海灘,所以沒有圍欄,且取景取的很棒,幾乎達到海天一線的境界,在泳池邊緣的男主角,挺著指向天際的粉紅色老二,女優如貓般弧線的華麗身軀低伏著,靈巧撲獵物似的以虎口掏弄近在臉前幾吋的陽具,光與影之間,安靜且專心...我幾乎是呼吸困難看著這段戲,且男體/女體比例大概各佔50%,完全不像日式A片鏡頭一帶離女優就得快轉...

    席德進傳記新書封面是一貌似施易男的紅唇美少年畫像,書名則叫《獻祭美神》,藝術家對於美,自然是極其敏感的,為了追求完美他們甚至可以打破一切藩籬,然而一般人呢?我想,大概還是被教育出來的成分更多,至於現今的教育體制如何屈服於主流價值觀,這個應該就不用舉例說明了...

    另外博士上次說安部公房有一篇偷看女人尿尿而領悟到無敵的文章(為什麼我找不到),我則想到古希臘同性戀戰士的事情,因為愛,所以不逃跑,於是勇猛無敵,這是現今刻板觀念,老是將同性戀與軟弱娘娘腔連結上的人無法想像的吧

    所以不管是美學的鑑賞,無敵的方法,或者人與人之間相愛的形式,從來都不會有先驗單一固定的法則,事事如果只追求「有用」與「同」的話,我只想到一個東西,那就是法西斯,納粹之所以遺臭萬年,不是其表面上殘虐的屠殺(一將功成萬骨枯,哪個英雄不殺人),而是這種本質上的偏執

    不必勉強異中求同,只需耐心觀察然後思考即可,這方面我還是比較樂觀,相信人類只要願意互相去理解,一定能為這些問題找出解決的方法

  8. 從某個角度而言,也算是一種潛在的雌性本能,許多人總在談同性戀、異性戀、雙性戀,卻沒探討過再這以外或在這之中的情戀。最近我就在思考,這樣的人該怎麼操控自己,嚴格說起來我就是這種人,我知道我是男性,也很確定我喜歡女性,但我仍無法捨掉雌性,我喜歡說じゃぁね,也會表現出小貓撒嬌的樣子,但我仍然狂野,我仍然會做一些充滿野性與男性魅力的事。

    坦白說,我小時候很愛玩辦家家酒,甚至是嬰兒娃娃。

    無敵鐵金鋼跟六神合體也是我的最愛。

  9. Waylim,
    哇,讓你擠這麼一大篇出來,一定是耗神費力,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更讓人覺得你要是偷偷淡出的話,會讓人覺得可惜萬分。
    不過,
    [quote]我並不害怕男體(只是無法”進入”罷了)[/quote]
    關於這點,也許有一天我會有續集討論喔XD

    至於那本書,是很古老的安部小說,叫做《箱子裡的男人》,而且不是他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像是燃燒的地圖。但這本小說卻是我有生以來最喜歡的一部文學作品,和電影《洛基恐怖秀》並稱影響我最深的創作。這本小說應該是絕版了,要找也不容易了吧。

    墜落天使,
    我小時候也很愛辦家家酒,
    不過,我也超愛拿著鐵金剛咻咻咻,大概咻到了小學五六年級還在咻吧XD

  10. 觀察了大家踴躍的自我爆料,我竟發現自己插不上話。

    小學五年級,我開始以同班女同學為性幻想對象,就此走上直男不歸路。在那之前,男同學多半嫌我太孬太娘,對我敬而遠之,沒給我染指同性的機會…

    然後就一路到現在了。要我說實話嗎?我的成長過程中,始終沒有夠格稱作美少男的傢伙出現在身邊啊。

    然後,上上個禮拜我突然發現,認識了三、四年的朋友,竟有一個高大挺拔、眉清目秀的弟弟,留起絡腮鬍比他還帥,眼睛跟眉毛像極了金城武,更重要的是小我整整十歲,在陌生人面前完全一個稚嫩靦腆恬靜可人,這這這…

    我當下的第一個反應,跟大多數人一樣,是抗拒。環顧四周,希望找到一個夠性感的辣妹與之攀談,或至少牽制住我的目光也好!偏偏就是沒有。最後我發現自己整晚都在偷瞄那個帥底迪。

    完了,聽太多Bob Mould果然是有副作用的。

  11. lyreley,
    這…
    這讓我想爆個料,很久很久以前,有個人在blogspot建了一個部落格,裡面有一篇落落長的文章寫著「我有恐同症!」…XD
    這真是太始料未及了。

    大師兄,
    這個類比沒意思啊,那戀童癖可以把另外幾億的小朋友也加入安全名單,戀狗癖連在河濱公園散步都有好幾百個對象可以上啊XD

    b6s,
    這是一句好話!XD

  12. 哈哈,其實恐同症那篇,已經轉貼到現在的部落格來了。不過我覺得我的恐同症大概還是沒治好,因為:

    1) 我只敢盯著帥氣的直男看。如果對方是gay或性向不明,我還是會緊張的。上個月在捷運上碰到何篤霖的情況就是如此… 他站在我的對面,不看我都不行,可是我始終壓抑住與他對望的衝動,雖說他不見得對我有興趣…

    2) 剛才跟Viktor再度在4am遇上馬念先,我仍然有搶上前去解釋自身性向的衝動。

    所以,帥底迪的屁屁是安全的。更何況他已經有N百次被搭訕 (男女皆有) 的紀錄,應該不會在乎我多瞄他幾眼吧?

  13. ”讓你擠這麼一大篇出來,一定是耗神費力”

    對一個引言魔人來說,這點程度還難不倒我XD

    另外,大概會回收獨立再改寫成一篇吧(不曉得為啥,
    很喜歡改寫自己的認真留言,這大概也是一種自戀吧...)

    順便推最近在讀的歐文‧威爾許《酸臭之屋》,相當讚的惡搞,
    英國人的悶騷好像會朝有趣的方向演化,之前讀哈尼夫.庫雷西
    的東西也是這樣,和布考斯基那種美國式純然狂躁有很大的區別

    對了問一下lyreley,馬念先是不是和自然捲的誰新組一個團叫”三十而立”
    ,這是什麼東東,糯米團被嗑光了嗎?或者只是單飛不解散

  14. 沈其翰投入室內設計的創意產業,不過洪董跟馬尿應該是會各自繼續做音樂吧?余光耀我就不確定了。

    我跟他們不算太熟。在糯米團組起來之前,我看過他參加大新盃籃賽 (跨校的新聞系籃球聯誼),他球品超好!被文化大學的幹拐子也不生氣 (他們全隊都被幹拐子)。

    自然捲的那一位,我不認識。

    對了威林,謝謝你解答我那位朋友的疑惑。相信他對教召的恐懼已經消去大半了 (雖然還是很排斥)。

  15. lyreley,
    原來有備份!?早知道我就做個連結給大家瞻仰一下XD

    waylim,
    酸臭之屋我沒看過,不過既然推薦,就一定要去抓本來看看。

    自然捲那位叫做奇哥,之前曾是遊戲代理商松崗的員工喔!XD

    原來峙立的綽號是洪董,一定是因為他很有錢吧XD

  16. 《酸臭之屋》的作者就是寫《猜火車》的那個,算是寫迷幻藥起家...其中一篇寫某個倒楣的傢伙被上帝變成蒼蠅卻不小心撞見父母在玩重度SM的段落堪稱一絕,比較可惜不是每一篇質量都相當...另也在讀二手書店入手的《失樂園》(二十刷,真不是蓋的),雖然女主角高潮喊「救命」的對白讓人感到啼笑皆非,但還是讀得相當快樂XD,於是不小心又把《紅色城堡》丟進購物車裡...

  17. 那我不打自招嘍。也藉機向大家澄清:本人的性取向問題,之所以扯上馬尿,另有原因,並非本人暗戀馬尿故 orz

    對了,上一篇沒有講清楚… 球品很好的那位是指馬尿;糯米團並不是一個籃球隊。

    失樂園二十刷?看來「救命」的叫床聲,愛聽的人還不少哩,哈哈哈。

  18. 我覺得這個是個不錯的回憶啊
    不論對象是男的女的,我覺得那不是最重要的吧

    只是社會刻版印象會說「你就該是xxx…」

Leave a Reply to 大師兄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