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OL

早上八點,對於身為自由傭兵(Freelancer)的我來說,是一個大可繼續與棉被擁抱的時間。但我卻爬了起來,頂著一頭亂髮與可怕的口氣踏出家門。為什麼?誰叫我是個「妻奴」呢?雖然不是每個女人都這樣,但至少我家裡這隻絕對不允許自己在沒有淨身配冠、set好髮型、抹上一堆我叫不出名字的東西的情況下出門。所以身為妻奴,當然得擔負起採買早餐的責任。但是沒關係,晚上我自然會要她付出代價。

不過採買早餐其實也不完全是一件苦差事。很奇妙的,每天早上我出門的時候,樓下的兩個公車站牌都塞滿了高的矮的、穿套裝的、打扮入時的OL,心曠神怡的程度自是不在話下。但是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只看到一大堆上班女郎在等公車呢?男性上班族跑哪裡去了?這有兩個可能的解釋:

  • 這世界上的男人逐漸都變成我這種躺在家裡不事生產的廢物。
  • 我的眼睛自動過濾了醜陋的男人,眼下只容處處鶯鶯燕燕。

謎底是啥?憑良心講,這兩個答案可能都離事實太遠。比較可能的答案應該是,花了30分鐘辛苦set好的髮型,怎麼可以因為騎摩托車戴安全帽而搞砸?塗抹了一堆防護罩、AT力場的臉頰怎麼可以容忍沾染到台北髒污的空氣?也就是,騎摩托車上班的女性在比例上比較少吧,這使得她們成為公共交通工具的主要使用者。我這個推斷不會太殺豬吧?隨意猜想而已,請不要介意。

不論如何,這些美麗的OL佔據了早晨八點到九點的台北街道,讓這個世界充滿甜甜的味道、香香的氣氛,讓我能夠開心地帶著LULU的燕麥多穀麵包回家,這樣就足夠了。

九點半到十點,妻奴的另外一個責任出現。我必須開車送家裡的這個OL去上班。說真的,我實在有點想倒回去繼續睡一下(我每天凌晨三到四點睡,但是八點卻還是要起床…唉…),不過我還是蹦蹦跳跳地拿著鑰匙到停車場去。沒辦法,我被制約了,我是妻奴。

當我開著小噗噗從陰暗死白的停車場出來時,音響正好播到超級芭樂的七零年代金曲,The Emotions的Best of My Love、Cheryl Lynn的Got to be Real…陽光金粉般地從樹葉縫隙灑下。那一瞬間,我想到頂著爆炸頭的性感厚唇黑美人,讓我非常想到加州去度假。早晨就該是這樣!然後我在Don’t Stop ’till You Get Enough的復古男子假音歌聲中回家,從頭swing到尾。

在停車場回到家裡的路上,我看到不少因為遲到而趕搭計程車的OL。啊呀,又是OL,我瞇著眼睛、用一種美好的心情看著這些早晨的漏網之魚。我只有一句話想對這些OL說:

「嘿!你們都在我的守備範圍內!!」鹹濕大叔意味不明的宣告。

36 thoughts on “清晨的OL

  1. 所以說搭乘 擁擠的大眾運輸工具 上下班 上下課 對某些族類來說 才是王道啊 XD)))
    哈 我不是電車癡漢 我是 環保一族 :>

  2. 我雖然不是Freelance(當然更不會是待業啦),
    但我在八、九時仍會是與棉被擁抱
    p.s. 台灣人的早餐是蛋餅跟豆漿嗎?

  3. 什麼什麼,再解釋下去會越抹越黑喔XD
    就算承認自己是電車癡漢也沒什麼不好啊,我也已經半隻腳踏進這玫瑰色的世界了…

    看來Hoover是在國外過著幸福的生活呢…在台灣,只要是比較有趣的工作,除了早上八九點出門以外,通常還包括加班到九點十點以後。大家只能期待自己哪天變老鳥以後,可以中午再進辦公室…但是,晚上一樣會加班到九點十點以上XD
    這就是台灣的上班族。
    至於早餐,蛋餅豆漿算是大宗,但台灣人也不至於獨沽一味啦。像是我文中所寫,我今天早上吃的是麵包啊。

  4. 我是捷運一族;也是滿滿一車一車的OL喔!^_^

    問題是,捷運不是Pub,不是一個很正確的搭訕場所;所以即使有幸遇見正確的目標,好像也只能心癢難耐而已…

  5. 除了第一家公司以外,後來我待過的兩家公司,很幸運的,因職位之故,都不用打卡,高興幾點到就幾點到。但是只要時間到了,手機就響個不停。:P

    而且,每天都很晚回家@@”

    我到不喜歡OL啦,我比較喜歡學生妹~XDDDDD

  6. 既然大家都不客氣地闡述自己防守範圍
    那我也不繼續謙虛了
    來個爆乳護士幫我打一針吧!!!哦哦哦哦哦哦哦~~~~~~~~~

  7. Hoover:
    QA類型的工作?不過,大抵上,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工作都是要挨罵的吧XD

    Xehovah:
    我常常在想,我年輕時,不懂如何和女生相處的know-how,所以收穫總是有限。但現在的我已經很確定自己掌握了「關鍵性知識」,卻已經無處可以發揮…啊,好希望時光倒流,這樣子我的經歷一定會精彩十倍吧XD

    Jerry:
    要能夠九點以前回家的工作,好像很難找耶..sigh…

    濕內褲老大:
    去捐血吧…不過你要小心自己除了手臂上汨汨流出的新鮮血液之外,還有鼻血、x頭充血,能不能活著回來,我也不敢說XD

    guest:
    什麼?我也在你的守備範圍內? (羞)

    Alex_W:
    幫我弄個UTF-8 punbb吧…XD
    好啦開玩笑的,其實我想想也算了。不管它了。

  8. 原來博士的正體是Freelancer啊!(重建OS所以很久沒上網)
    那是不是博士在送妻上班後,就要晃到酒吧去找警察杯杯搭訕:
    「Oh,I Work for Taiwan,ROC POLICE,This is out base, Do you want something?」
    「All I need is info….」
    然後到車庫換上剛買的粒子泡….

  9. 我果然記錯了…(倒)

    嗯你說的對,八九點不算清晨,可是好像木已成舟,我也不來及改了XD

  10. 哎呀,真不好意思!多年的好友偶爾開一點有顏色的玩笑,應該沒有關係吧?如有冒犯,尚祈海涵!:)

  11. 當年…那可是很小很小的時候啊。
    那時候我還沒有什麼本事和女孩子在一起,大抵上,只會做出很多傷害人的事情吧 😛
    雖然我不後悔,可是覺得很抱歉。

  12. 突然大家都正經了起來……
    博士對我是沒有抱歉的喲!應該是對別的女生吧..:)
    只是唯一的差別阿,就是我真的覺得自己還年輕,所以即使到了這個年紀,仍舊再犯錯跟傷害人,好糟喔!

  13. 也不是真的很正經啦,只是到了某個時間點,就會想到一些感傷的事情。
    在我那個年紀裡,我真的很白癡很白癡啊,我覺得我當時認識的女生都比我成熟太多,而我簡直是個阿呆…啊啊,越講越覺得羞恥,就好像作了一個裸奔的惡夢一樣XD

  14. 我不認識你,but I can totally relate to the feelings of 「好像作了一個裸奔的惡夢」;用中文講叫做心有戚戚焉啦。

    ps. 小弟也屬於兩點入睡六點起床七點打卡一族,早上抵抗賴床魔的唯一動力,就是台北民生東路城邦新大樓斜對面長榮海運門口的長榮通勤車發車站裡等著上班的空姐。空姐耶!w00t!!但我無法像博士那樣明目張膽地行注目禮,因為這些空姐大多是在駕駛名貴進口車的壯碩妻奴護送之下翩然到來的,連排場都跟一般OL不一樣哩。

  15. 看起來你跟我住的很近?我也住在民生社區啊。

    我家附近的招租廣告上,常常都標示著「限空中小姐」,唔…不禁讓我偏著頭想:「這些房東腦袋裡都在想什麼啊?」答案其實很單純,不過我喜歡複雜化就是了,哈哈。

Leave a Reply to Bigglesowrth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