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E] 從頭哭到尾的人沒有生病

瓦力
不知道為甚麼,我從電影的前10分鐘就開始哭,一定是我內心有個荒涼得像是世界末日的地方,所以我看到無人的城市,孤獨的機器人,就讓我想起不斷練習著說話的自己。在散步回家的時候,在蓮蓬頭嘩啦嘩啦地噴出水來的時候,我一直在假想所有可能發生的對話,所有可能必須在15分鐘內完成的即席演講。就像是喀拉喀拉地穿著硬皮鞋跳舞,我要在第四節轉一個圈,然後完美地下腰。

其實我不太會說話,除了黃色笑話之外;其實我不太會和女孩相處,除了不停地在嘴巴上吃豆腐。我喜歡憤世嫉俗的宣言和充滿智慧機鋒的對話,但是農民伯伯散盡家財蓋學校的故事還是讓我哭了又哭。我想變成心狠手辣的菁英份子,可是回家的路上我卻在想和貓咪賽跑。私心覺得幸好我去看了瓦力,不然我不會知道這個如此老梗的故事竟然會是我心目中第一名的PIXAR動畫。

「那是因為你迷上了那個女主角。」老婆這樣說。

直到現在我還是常常手足無措,突然不清楚自己為甚麼坐在這個位置,站在這個地方,為甚麼我眼前的投影幕不斷閃爍,為甚麼電話那頭的聲音吱吱嘎嘎。「抱歉我今天的腦袋不清楚,」說著像是英文像是台語的傢伙不知如何回答我莫名其妙的發言,我也不曉得我到底打算說國語還是莎呦娜拉。面紅耳赤地搜尋著下一句我練習過十次的台詞。

「為甚麼要在舞台上挖鼻孔?」長得像是猩猩的小學老師嚴厲地在檢討會議上問著。

「沒有啊,我沒有挖鼻孔。」

「有,你明明就有!」老師的手指鑽進黑洞一樣的鼻孔用力地轉來轉去,「你就像這樣在台上挖啊。」

「我沒有啊我真的沒有。」我快要哭了出來,喜歡的女孩就在旁邊,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管我怎麼樣用力把教室的門甩上,不管我逃得多遠,同學的笑聲都聽得到,女孩的視線都在我的背後。這輩子我還是不曾真的脫離過這樣的困窘。我一直都在一個人的世界裡玩扮家家酒。

「如果有一天,」我想,「如果有天發生全人類都會滅亡的危機,那我會犧牲自己的生命拯救大家喔。」我一廂情願地這樣想,不管我其實有沒有這樣的勇氣,我的生命有沒有這樣的價值,世界上有沒有這種迫切的危機。在那一天前,我只是假裝自己是個人類,普通的人類,打著領帶,說外國人的話,獲得股票和選擇權,暫時假裝自己並不害羞。不是個在世界末日的小機器人。

25 thoughts on “[WALL.E] 從頭哭到尾的人沒有生病

  1. 哭點這東西是很奇怪的,我平常也是不太掉淚的鐵齒人,可是讀完阿爾吉儂的花束後卻大哭特哭(不是眼框泛紅掉淚那種,是大哭特哭+抽蓄)

  2. 很可以體會從頭哭到尾的感受,雖然瓦力從頭到尾都沒有哭,但是其他電影像是赤壁也可以哭,而且也是抽蓄哭,只能說每個人的人生歷練都不同,哭點自然千奇百怪。

    沒有生病,而是正常的生理反應。

  3. 『「那是因為你迷上了那個女主角。」老婆這樣說。』

    語畢片外的這個女主角右手轉換成雷射槍模式……

  4. 瓦力還沒看。
    不過看博士這篇文的瞬間,我就想哭。
    即使這瞬間是坐在辦公桌前……

    (或許是因為坐在辦公桌前,所以更想哭呢~~orz)

    Mal

  5. 好巧,我昨天看跟著奈良美智去旅行的前十分鐘,也開始狂哭,是哭到抽搐跟抽噎不已的那種狀態,而且我人在研究室裡,還好同學們都沒有發現。賽荷寫給奈良美智的紙條:當我悲傷的時候會想喊你的名字,看到那邊我就開始狂哭!太感人了

  6. 不擅長言語,連黃色笑話都說不出口
    想成為心狠手辣的菁英份子,
    卻還是在店員找錯錢,都靦腆的跟人講你找錯了

    現實的我
    僅能辦公桌前
    打著不情願的領帶
    偷偷的畫著
    蜥蜴人,骷髏,獸人,龍,騎士及遊俠
    然後旁邊加個黑袍法師
    作為自己尚未被社會完全同化的小小抗爭
    犧牲自己拯救大家….好久沒夢到了
    成為毀滅世界的元兇
    及成為意圖征服世界的邪惡組之成員也遙遠了
    (成為某人拯救世界的傳說的一部分的夢
    都沒有了)
    但是我不明白
    我的淚腺在隨便灑點狗血的故事都可以眼睛流汗
    但是在自己的夢想一一消失時卻都無動於衷
    只剩塗鴉,漫畫及GAME來小小的滿足夢(幻)想
    的三流塗鴉者加三流程式工程師

  7. 阿湯,
    我一直都覺得啊,能看出我其實害羞得不得了的人才是朋友啊。但顯然大多數人都誤會我是個很適合開Party的傢伙,但其實我一回到家除了碎碎念就不說話了呀。

    nornor,
    記得我前一陣子看「大都會」,片尾哭到個不行,卻發現老婆一點感覺也沒有時,也差點吵起架來XD

    Dogg,
    赤壁還沒看過,雖然我一向自以為有個還算有些準確度的電影地雷探測機,不過這次我真的對赤壁難以下個評判。所以給DVD一個機會好了XD

    jdoe,
    其實那正是…萌點…啊…

    Mal,
    而且如果沒有意外,還要坐個十年?想到這點,就覺得人生果然很不容易。

    nora,
    我在害羞、困窘的時候,也會有個想喊的名字呢。

    CHT,
    當身邊的觀眾都一直在爆笑,我覺得自己真的好奇怪啊。

    hoperzerg,
    但至少我們還有這些喔,如果一不小心,就會連這些東西都沒有了。

  8. 這麼說來,博士您內人算是引導你在家裡開口的互補角色嗎。

    赤壁啊…博士你的dvd播放機要小心了,我怕你一不小心就把它殺了。

  9. 博士把男人的心情寫得好真實,等忙完去找來看~~ps其實我還蠻喜歡導演萬歲裡的假人…不過我沒力氣看完~~~~

  10. 我又想講老梗了:
    《破浪而出》女主角在 UCLA 電影系訪問時隨便問了一個學生觀後感。

    「還好。」
    「不夠感動嗎?」
    「普通。」
    「那一部電影最讓你感動?」
    ……
    「第一滴血」

  11. 我覺得瓦力前面這一小段跟後面好像兩個分開的故事
    但前面比較精彩 後面反而普通了
    很多都像路克威爾森演的「蠢蛋進化論」

  12. 我看到桂綸美在預告上胡扯什麼宅男的我就沒去看了,我想我會等DVD吧。

    有人不去見和有人見不得差之千里,
    宅男這鬼詞是怎麼硬扯進來的?

  13. 「如果有一天,」我想,「如果有天發生全人類都會滅亡的危機,那我會犧牲自己的生命拯救大家喔。」


      我也常常這樣,獨自排著自己的獨角戲,然後將它們製造成一篇篇的小說、網誌。

    「你寫的網誌我都看不懂耶?」
    (當然,如果你看得懂的話,那我就完蛋了,我的假面會瞬間蒸發,然後再次成為任人嘲笑且無力自禦的小角色)

    如果真的手足無措時,怎辬辦呢?
    那就索性演成小丑吧,至少這個是我可以掌控的樣子。

      時至今日,我才發覺,其實我只是想要一個理由得以埋葬這個如同戰慄傳說中「化外之民」的存在。

    原來我如此憺小到連安安靜靜的消失都做不到。

      於是心也漸漸變的冷硬,無法像以前可以用大哭來宣洩那種無以名狀的東西。僅剩淚水自然、靜靜的流出、蒸發。

    但從另一面來說也未嘗不好,至少這樣我就不會因為某些人--將悲傷的事情,在不應做為搞笑題材的場合,自以為是的揉捏成一個笑話娛樂他人--燃起暴怒的火苗。

  14. 我會覺得想哭,應該不是因為劇情的關係,電波的理由反而大一些。在某些場景某些橋段裡,我很私心地投射了一些個人的東西出去,所以我覺得難過。好像每個鍵盤被貓咪佔據1/3的深夜,感覺就和世界末日差不多。看著網站上的留言,也會有說不出話的時候。
    竟然疲倦到這樣啊,真是可怕。我還是常常做傻事,真希望自己的身體可以支撐我做更多的傻事就好啦。

  15. 「不夠好到是好人,也壞得不夠徹底,
    貪求山嵐一動花飛舞,
    終於,武陵少年遊遍白髮蒼蒼太早,
    面對滿山沈靜,愛恨交織層層疊疊出,豐富的蒼涼。

    蘇見信正高喊告別的時代,
    耳畔卻輪替著小時候,以及錯了。
    喃喃自語,又復喃喃,早忘了拼湊完整的詩句,
    疾風上我心,千里一刻止,
    漆黑的夜裡,眼底朦朧,依稀有笑意盛開二十年前的燦爛,
    淚流未盡,清濁不分,仍在空氣中半生寧靜半滾燙。

    今夜的星星在我頭上墜落
    打破千萬的洞
    岩漿汨汨流出」

  16. 「不夠好到是好人,也壞得不夠徹底,
    貪求山嵐一動花飛舞,
    終於,武陵少年遊遍白髮蒼蒼太早,
    面對滿山沈靜,愛恨交織層層疊疊出,豐富的蒼涼。

    蘇見信正高喊告別的時代,
    耳畔卻輪替著小時候,以及錯了。
    喃喃自語,又復喃喃,早忘了拼湊完整的詩句,
    疾風上我心,千里一刻止,
    漆黑的夜裡,眼底朦朧,依稀有笑意盛開二十年前的燦爛,
    淚流未盡,清濁不分,仍在空氣中半生寧靜半滾燙。

    今夜的星星在我頭上墜落
    打破千萬個洞
    岩漿汨汨流出」

Leave a Reply to augustinus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