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nghai] 上海

上海週二要到上海出差,在寫自己首次的魔都體驗以前,先來寫寫《上海》(Shanghai)這款遊戲吧。它曾經是遊戲史上最賣座的遊戲之一,更是授權範圍最廣、平台跨得最多的遊戲。僅次於《接龍》而已,成就可比基督教的聖經和老子的道德經。

對於許多台灣玩家來說,上海或許是個比較不容易被記起來的名字,但講到《四川省》,大家可能就印象深刻了。而事實上,《四川省》正是《上海》 的卡卡西版,近乎百分百的拷貝後,變形產生的軟體。台北市還沒掃蕩電玩以前,許多電玩場內都有這種百玩不膩的老遊戲。當然的,其中不少都加了脫衣裸女的香料,讓它魅力更上層樓。

最早的《上海》是一種桌上遊戲,被叫做「麻將疊牌」(Mahjong Solitaire)。到底誰在玩?其實我也攪不太清楚,或許是哪個金毛外國仔怎樣都攪不懂博大精深的麻將規則、哭著大喊「人家也想做麻將俠」之後,發明出來的啟智版麻將遊戲。規則就是把144張麻將疊成四層,然後從邊緣挑出可以兩兩成對的牌組消去,一直到再也無法找到可搭配的組合為止。發明這遊戲的目的應該和《Jenga》一樣,是為了讓玩家可以圍坐在餐桌上,一邊講是非、一邊喀零食的消遣活動。

不過「麻將疊牌」有個非常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堆144張牌實在太累了,尋找成對組合也很容易看花看走眼。1981年,一個肢體嚴重殘障的史丹佛畢業生「Brodie Lockard」寫出了歷史上第一款麻將疊牌的電腦版遊戲。Brodie Lockard曾是個運動健將,但在一次意外之後,僅剩下頸部以上可以動作。但他仍然努力利用有限的時間和體力寫出了這個遊戲的程式。

到了1986年,Activision簽下這款遊戲,並為了區隔它和一般麻將遊戲的規則不同,而取了《上海》這個中國味濃厚的名字。雖然有點意味不明,不過這款耐玩的遊戲一下子就擄獲了玩家的心,竟然賣出了一千萬套!要知道,《暗黑破壞神2》(Diablo 2)的全球銷量也不過就是這樣而已。你可以說如今Activsion和Blizzard的合併之間,《上海》可也挹注了一些活動資金在裡面哪。

後來《上海》衍生出許多複製版,名字各異,但大多有個中國或華人地區的名字。其中有個頗有名氣的版本甚至叫做《台北》(Taipei)。而《四川省》自然也是其中一個較為台灣玩家熟知的版本。為甚麼我要寫這些東西啊?算是紀念第一次到上海一遊吧。

10 thoughts on “[Shanghai] 上海

  1. 看到這畫面就想到我當年第一次裝好linux的xwindow時就是玩這遊戲
    之後在學校等待軟體計算時玩的是兄弟麻將 XDDD

  2. 為什麼要寫這些東西啊嗯…

    我猜想,不管對於那種學問/嗜好來說,歷史都是很重要的吧。
    就好像,搞電腦寫程式的工程師,最好都讀讀比爾先生跟兩個史帝夫的創業史,
    而魔法師都得知道頭上有閃電疤痕的少年,跟那個人的故事。

  3. 博士,您不會真的用144張牌排成照片的這個圖樣吧?如果真的是的話,實在是太厲害了!

  4. 我對四川省的印象僅止於小時候隔壁哥哥借我的大補帖裡無數種遊戲的其中一項,整片光碟的遊戲都Run過一次就是沒試過這種貌不驚人的益智遊戲。

    恩…想當年國中全班男生可是拼了命的跟我借那片,然後互相競爭無名指的教科書的攻略進度。

  5. 回來後一週,就被累積的工作給壓死了XD

    這圖當然不是我自己排的,這是WIKIPEDIA上的說明圖,哈哈。

    我去上海,名義是參加China Joy沒錯,不過實際上只待在裡面兩個小時而已。那裡真不是人待的地方,非常吵非常擠。我到上海一週,其實是為了執行更重要的「機密任務」…例如設立修卡黨上海支部之類的XD

    關於地獄之門啊,我覺得過一陣子我再來談吧。其實這個消息是正面消息,尤其是對我們公司來說。但理由呢,卻不是很容易說明。雖然要構築出這則情報的正面邏輯都是已經公開的消息,但要從中組合出正確的資訊,就要真正的內行人才理解了。目前市場上的臆測都不太正確就是了。

    地獄之門真是一個很好的試煉,大概讓我的職場經驗像是吃了千年靈芝草一樣吧XD

Leave a Reply to 路過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